平庸之作仍占大半,中国动漫产业到转型升级关键时期

作者:百家访谈

中国的动漫产业从2004年起步,产业规模迅速扩大,到2011年突破了24万分钟,毫无疑问已经是动漫大国了,但作品质量有待提高、产业经营有待改善,产值潜力还可深挖,远远没有成为动漫强国,需要冷静下来反思走过的道路。

图为动漫愤怒的小鸟

4月28日,中国动漫产业八年:反思与奋进高峰论坛举行。政府官员、企业代表、高校学者、业界专家齐聚白马湖生态创意城,共同把脉中国动漫产业。

图为动漫《海绵宝宝》

副市长陈小平出席会议。

“你能不能给我画头会上树的猪?”浙江普达海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敏有一次问一位动漫从业者。那人画不出来。郑敏说,如果这头猪长了两只奇大无比的耳朵,用来抱着树不就能爬上去了吗?“这就是创意。”日前在杭州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郑敏对记者说。

在论坛中,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在发言中说,这几年,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动漫的扶持力度很大,推动中国原创影视动画片的产量呈现出多年高速增长的态势,提起动漫产量我们引以为傲。今后,政府应更多鼓励动漫创意和创新,鼓励更有创造性的剧本问世。

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去年,我国生产了26多万分钟动画片,大概是日本的3倍;动画产业总产值大约为600亿元,但与日本一年1.67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迪斯尼一年400亿美元的产值相去甚远。量高质低仍困扰着中国动漫产业,缺乏创意是主要软肋。

著名动画导演、杭州师范大学钱江学院艺术设计分院院长冯毓嵩说,从每年的动画作品评审来看,有些作品的主题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违背,有些作品存在偷工减料、粗制滥造现象,同时,国内不少动画作品题材雷同。今后,政府应该加大扶持原创优秀动画艺术。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当前政府对动漫产业的扶持政策,把扶持方式从“普降甘霖”向培育重点、鼓励创意方向转变,打通各种文学形态,让创意流动起来,才能让我国动漫产业真正由大变强。

这几年,玄机科技推出的《秦时明月》系列,被誉为国产优秀动画的代表。在著名动画导演、杭州玄机科技总经理沈乐平看来,国内的动漫产业对动漫技术研发不够重视,主要是动画企业在做,而国外往往是研究所、院校、个人、企业共同参与,形成一套从研发到量产再到商业运营的成熟体系。同时,就当下动漫创作而言,动画和漫画、儿童文学三者严重脱节,很少看到某一畅销儿童文学或漫画读物上的作品被改编成动画作品的案例。

国产动画中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

论坛现场,专家们除了深入剖析动漫作品创作的问题所在与解决之道,还畅谈了中国动漫人才培养的症结所在与治疗之方。不少专家还认为应围绕当前动漫产业的发展趋势,培养有志于动漫产业发展、具有创意思维的动漫人才,而不是动漫生产流水线上的装配工。

“愤怒的小鸟”要到杭州开店,美国梦工厂来浙江挖人,日本集英社想在中国培育漫画经纪人……本届动漫节上传出的消息,加上208万人次的参会规模、146亿元的洽谈项目,无不昭示出中国动漫产业的蒸蒸日上。

昨天的论坛上,《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20102011)》一书还首次对外发布,该书由浙江大学影视与动漫游戏研究中心组织编写,根据中国动漫产业在2010、2011两年中的发展状况,指出转型升级的总体趋势,并对动画电影、电视动画、手机动漫、漫画等动漫四大门类和动漫教育、动漫媒介、动漫形象、动漫作品的国外传播、动漫政策、动漫投资等子门类进行具体介绍、探讨。

不过,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辑金德龙指出,虽然从产量上看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国产动画作品中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统一的力作偏少,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

世界上第一个少儿专业频道——美国尼克国际儿童频道中国区总经理简宁慧断言:“有很多国内的动画到了国外肯定没人敢播。很简单,动画片如果是做给小孩看的,怎么会出现‘你去死吧’这样的用语?还有一些打斗场面,太血腥。你看《海绵宝宝》的打斗就是很有趣的,不会一拳致人于死地。”

曾监制、导演欧美以及港台200多部动画片的资深动画人冯毓嵩,这些年参与评审了不少动画片。“有些给孩子看的作品中居然出现了黑老大、跳楼自杀、情人小三、勾心斗角、阴险狡诈等人物和情节,有害无益。”他说,“而有的作品如同白开水,故事也讲不通,但主题往往过得去,到年底了,我们为了完成数量要求,也就让它通过了。”

如今动漫作品所呈现出的思想贫乏、创意萎缩,让人难以想象:中国动画的美好时光早过日本、韩国、欧洲。当年,中国动画学派屹立于世界,80分钟的《铁扇公主》是世界上第二部动画长片,仅比1937年的《白雪公主》晚了4年,并开启了日本动漫产业生父——手冢治虫的职业生涯。

应扶持、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企业

我国动画片年产量从3000多分钟,到26万分钟,用时8年。快速发展模式是2004年开启,当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动漫扶持政策,在市场启动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少专家认为扶持政策在今天失于“普降甘霖”,“本来想要结果,但野草也长出来了。”冯毓嵩说。

“数量大不是坏事,好作品是百里挑一的。”玄机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秦时明月》的编导沈乐平说,现在能有6000家动漫企业,正是源于政府的推动,才能让服装、日用品、玩具行业的人也投入到这个行业中。

不可否认,扶持政策确实造成不少企业主要靠政策生存,没有造血功能。据沈乐平介绍,现在做动画片最高的奖励是一分钟3000元。可有的企业一分钟只用一两百元就搞定了,然后低价卖给电视台,或者白送,甚至贴钱,只要拿到政策就赚出来了。“不分析市场需求,只把政府当客户。”他说。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要调整现行政策,按分钟数奖励的“动画片播出奖励政策”要逐步淡化。扶持要有选择。“应该扶持、鼓励第一个做某种题材作品的、有原创价值的人或企业。有限的资金应该投入到最有原创价值、最有创意的部分。”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说。

“应该让第三方进行市场调研,根据数据了解这个企业以往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再结合专家评审意见与产量,判断是否要扶持这家企业。不能只看分钟数。”沈乐平说。 2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打通动画与漫画、动漫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

德国汉学家顾彬说,很多中国当代小说缺少爱,鲁迅有大爱,才能写出孔乙己。这个论断也适用于动漫。一个有责任感的创作者,首先要有仁爱之心。比如日本动画片《樱桃小丸子》,没什么复杂情节,就是爱的教育。有人批评中国动画不好是因为太多说教。优秀的动画哪能没有说教?关键是说教方式要巧妙,要有创意。

创意的别称是变化。台湾漫画家萧言中的作品《笨贼一箩筐》在内地已经连载8年多了,情节变化多端。他用改编阿拉丁神灯说明如何求变。“灯奴可能很粗心,一出来就把阿拉丁踩在脚下,问主人你在哪儿?或者是阿拉丁很粗心,把神灯当夜壶了。又或者是灯奴很会推卸责任,被叫出来后又去摩擦另一个神灯,再叫一个灯奴出来,大家推皮球。”他说。

欧美、日本等发达动漫国家中,最成功的电视动画或者电影动画,除了宫崎骏这样的大导演独立创作外,大部分是来自漫画或者小说。

沈乐平指出,如今一年26万分钟的动画片里,几乎很少有从某畅销儿童文学、人气很高的网络文学、漫画作品改编而来的。“这些平台其实提供了读者的评价和喜好,以及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有很多好故事、好创意。”

《秦时明月》就是改编自台湾作家温世仁的作品。年初,土豆网以1000多万元购得《秦时明月》第四部《万里长城》的独家网络播映权。而其第三部《诸子百家》的网络点播量已近3亿。

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写了5年。“写到第四本的时候开始考虑是否可以做成漫画,最后一本的写作花了1年半,有意植入很多画面感很强的描述。”他说。结果,根据《盗墓笔记》改编出来的漫画横扫各大图书市场,而影视剧版权也已经卖给了美国派拉蒙公司。虽然南派三叔的案例难以复制,但打通动画与漫画,以及动漫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有助于创意的流动和脱颖而出,却是不争的事实。

1

图为动漫愤怒的小鸟

图为动漫《海绵宝宝》

“你能不能给我画头会上树的猪?”浙江普达海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敏有一次问一位动漫从业者。那人画不出来。郑敏说,如果这头猪长了两只奇大无比的耳朵,用来抱着树不就能爬上去了吗?“这就是创意。”日前在杭州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郑敏对记者说。

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去年,我国生产了26多万分钟动画片,大概是日本的3倍;动画产业总产值大约为600亿元,但与日本一年1.67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迪斯尼一年400亿美元的产值相去甚远。量高质低仍困扰着中国动漫产业,缺乏创意是主要软肋。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当前政府对动漫产业的扶持政策,把扶持方式从“普降甘霖”向培育重点、鼓励创意方向转变,打通各种文学形态,让创意流动起来,才能让我国动漫产业真正由大变强。

国产动画中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

“愤怒的小鸟”要到杭州开店,美国梦工厂来浙江挖人,日本集英社想在中国培育漫画经纪人……本届动漫节上传出的消息,加上208万人次的参会规模、146亿元的洽谈项目,无不昭示出中国动漫产业的蒸蒸日上。

不过,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辑金德龙指出,虽然从产量上看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国产动画作品中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统一的力作偏少,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

世界上第一个少儿专业频道——美国尼克国际儿童频道中国区总经理简宁慧断言:“有很多国内的动画到了国外肯定没人敢播。很简单,动画片如果是做给小孩看的,怎么会出现‘你去死吧’这样的用语?还有一些打斗场面,太血腥。你看《海绵宝宝》的打斗就是很有趣的,不会一拳致人于死地。”

曾监制、导演欧美以及港台200多部动画片的资深动画人冯毓嵩,这些年参与评审了不少动画片。“有些给孩子看的作品中居然出现了黑老大、跳楼自杀、情人小三、勾心斗角、阴险狡诈等人物和情节,有害无益。”他说,“而有的作品如同白开水,故事也讲不通,但主题往往过得去,到年底了,我们为了完成数量要求,也就让它通过了。”

如今动漫作品所呈现出的思想贫乏、创意萎缩,让人难以想象:中国动画的美好时光早过日本、韩国、欧洲。当年,中国动画学派屹立于世界,80分钟的《铁扇公主》是世界上第二部动画长片,仅比1937年的《白雪公主》晚了4年,并开启了日本动漫产业生父——手冢治虫的职业生涯。

应扶持、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企业

我国动画片年产量从3000多分钟,到26万分钟,用时8年。快速发展模式是2004年开启,当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动漫扶持政策,在市场启动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少专家认为扶持政策在今天失于“普降甘霖”,“本来想要结果,但野草也长出来了。”冯毓嵩说。

“数量大不是坏事,好作品是百里挑一的。”玄机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秦时明月》的编导沈乐平说,现在能有6000家动漫企业,正是源于政府的推动,才能让服装、日用品、玩具行业的人也投入到这个行业中。

不可否认,扶持政策确实造成不少企业主要靠政策生存,没有造血功能。据沈乐平介绍,现在做动画片最高的奖励是一分钟3000元。可有的企业一分钟只用一两百元就搞定了,然后低价卖给电视台,或者白送,甚至贴钱,只要拿到政策就赚出来了。“不分析市场需求,只把政府当客户。”他说。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要调整现行政策,按分钟数奖励的“动画片播出奖励政策”要逐步淡化。扶持要有选择。“应该扶持、鼓励第一个做某种题材作品的、有原创价值的人或企业。有限的资金应该投入到最有原创价值、最有创意的部分。”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说。

“应该让第三方进行市场调研,根据数据了解这个企业以往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再结合专家评审意见与产量,判断是否要扶持这家企业。不能只看分钟数。”沈乐平说。 2

本文由亚搏体育唯一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