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动漫陷入量大质低,平庸之作仍占大半

作者:百家访谈

中国动漫产业八年:反思与奋进高峰论坛

图为动漫愤怒的小鸟

各路精英为中国动漫把脉

图为动漫《海绵宝宝》

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在论坛上发言

“你能不能给我画头会上树的猪?”浙江普达海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敏有一次问一位动漫从业者。那人画不出来。郑敏说,如果这头猪长了两只奇大无比的耳朵,用来抱着树不就能爬上去了吗?“这就是创意。”日前在杭州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郑敏对记者说。

在2012年的中国国际动漫节上,这场高峰论坛显得有些另类,它不摆成绩,甚至专门挑刺,国内顶尖的一批动漫精英聚集在这里,进行的是对八年动漫产业化历程的反思,关注的是中国动漫未来的奋进。

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去年,我国生产了26多万分钟动画片,大概是日本的3倍;动画产业总产值大约为600亿元,但与日本一年1.67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迪斯尼一年400亿美元的产值相去甚远。量高质低仍困扰着中国动漫产业,缺乏创意是主要软肋。

根据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年出版的《动漫蓝皮书中国动漫产业发展报告》统计,截止2010年,我国从事动漫生产经营的企业已经达到8300多家,中国动漫产业总产值攻击470.84亿元,到2011年,我国全年生产电视动画已经达到261224分钟,比2010年,增长18.5%。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当前政府对动漫产业的扶持政策,把扶持方式从“普降甘霖”向培育重点、鼓励创意方向转变,打通各种文学形态,让创意流动起来,才能让我国动漫产业真正由大变强。

但在这一连串令人欣喜的数字后面,还跟着另一串数字,也许更应该引起我们的注意。

国产动画中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

截止2011年底,在百度搜索风云榜动漫卡通排行榜前50位中,只有8个国产品牌,合计总搜索量仅占11.87%,而以国家广电总局向全国电视播出机构推荐播出的优秀国产动画片作为衡量标准,2011年优秀动画片在全年产量中仅占21%。

“愤怒的小鸟”要到杭州开店,美国梦工厂来浙江挖人,日本集英社想在中国培育漫画经纪人……本届动漫节上传出的消息,加上208万人次的参会规模、146亿元的洽谈项目,无不昭示出中国动漫产业的蒸蒸日上。

一边是国产动画产量大幅增长,可一边,孩子们追的还是《海贼王》、《火影忍者》,好莱坞的功夫熊猫粗手粗脚,圆咕噜咚,却能在中国疯狂吸金。

不过,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辑金德龙指出,虽然从产量上看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国产动画作品中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统一的力作偏少,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

正如北京电影学院动画学院副院长曹小卉所说:现在有好几部电影都叫"囧途",《人在囧途》、《车在囧途》,我们的动漫也在囧途。

世界上第一个少儿专业频道——美国尼克国际儿童频道中国区总经理简宁慧断言:“有很多国内的动画到了国外肯定没人敢播。很简单,动画片如果是做给小孩看的,怎么会出现‘你去死吧’这样的用语?还有一些打斗场面,太血腥。你看《海绵宝宝》的打斗就是很有趣的,不会一拳致人于死地。”

前11个月15万分钟 后1个月11万分钟

曾监制、导演欧美以及港台200多部动画片的资深动画人冯毓嵩,这些年参与评审了不少动画片。“有些给孩子看的作品中居然出现了黑老大、跳楼自杀、情人小三、勾心斗角、阴险狡诈等人物和情节,有害无益。”他说,“而有的作品如同白开水,故事也讲不通,但主题往往过得去,到年底了,我们为了完成数量要求,也就让它通过了。”

2004年以前,在扶持政策还没出来以前,我国地动漫年产量仅在三四千分钟左右,而现在竟然已经达到二十多万分钟。

如今动漫作品所呈现出的思想贫乏、创意萎缩,让人难以想象:中国动画的美好时光早过日本、韩国、欧洲。当年,中国动画学派屹立于世界,80分钟的《铁扇公主》是世界上第二部动画长片,仅比1937年的《白雪公主》晚了4年,并开启了日本动漫产业生父——手冢治虫的职业生涯。

面对这样庞大的制作成果,我国著名动画导演冯毓崇只用了八个字来形容鱼龙混杂、泥沙俱下。

应扶持、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企业

冯毓崇说:有些作品的主题直接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违背,给孩子看的作品里面出现了黑老大、跳楼、自杀,情人、小三、钩心斗角、阴险狡诈,或者有些低级趣味、恶搞,这些东西,有害无益。

我国动画片年产量从3000多分钟,到26万分钟,用时8年。快速发展模式是2004年开启,当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动漫扶持政策,在市场启动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少专家认为扶持政策在今天失于“普降甘霖”,“本来想要结果,但野草也长出来了。”冯毓嵩说。

有的虽然无益但也说不上有害,这些作品如同白开水,情节故事十分贫乏,做者也做得很累,但是没什么看头,只是众多得人物在里面瞎热闹,也不知道热闹什么。冯毓崇的批评非常尖锐。

“数量大不是坏事,好作品是百里挑一的。”玄机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秦时明月》的编导沈乐平说,现在能有6000家动漫企业,正是源于政府的推动,才能让服装、日用品、玩具行业的人也投入到这个行业中。

有的作品体现了一些技巧、技术,可冯毓崇觉得:还很幼稚、不成熟,事故也讲不通,电影语言也不通,只是为搞怪而搞怪,造型也很奇怪,基本功很差。

不可否认,扶持政策确实造成不少企业主要靠政策生存,没有造血功能。据沈乐平介绍,现在做动画片最高的奖励是一分钟3000元。可有的企业一分钟只用一两百元就搞定了,然后低价卖给电视台,或者白送,甚至贴钱,只要拿到政策就赚出来了。“不分析市场需求,只把政府当客户。”他说。

同样是在《动漫蓝皮书》中,记者找到了这样一个统计数据,非常耐人寻味,2011年的前11个月,国产电视动画片产量为15万分钟,而12月一个月的产量却达到了11万分钟。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要调整现行政策,按分钟数奖励的“动画片播出奖励政策”要逐步淡化。扶持要有选择。“应该扶持、鼓励第一个做某种题材作品的、有原创价值的人或企业。有限的资金应该投入到最有原创价值、最有创意的部分。”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说。

追求数量,质量下降是必然的,我们作品中所呈现的是思想的贫乏,创意的萎缩。冯毓崇说。

“应该让第三方进行市场调研,根据数据了解这个企业以往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再结合专家评审意见与产量,判断是否要扶持这家企业。不能只看分钟数。”沈乐平说。 2

轰炸式的制作 降低成本却带来了粗制滥造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之万里长城

很多国产动画不好看在哪里?冯毓崇介绍说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说,我们中国的动画作品充满了低幼化,只给儿童看,因为低幼,所以作品就不好看。第二个说法认为,中国动画太说教,所以没人看。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

在冯毓崇看来,这两种说法都不妥,中国有四亿儿童,据统计有100亿的市场,国外的天线宝宝,它是照顾0到5岁的儿童,日本的《樱桃小丸子》,它不是专为成人创作的,但也受到成年人的喜欢。

图为动漫作品秦时明月之诸子百家

中国动画的复兴不要埋怨我们动画作品是为儿童创作的,只是我们为儿童创作的作品,还没有做到最好。冯毓崇说。

打通动画与漫画、动漫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

谈到说教,冯毓崇认为,优秀的动画哪里没有说教,文以载道这是天职,每一个作品都有社会效应,关键是你说教说得好不好,用什么方法说教。

德国汉学家顾彬说,很多中国当代小说缺少爱,鲁迅有大爱,才能写出孔乙己。这个论断也适用于动漫。一个有责任感的创作者,首先要有仁爱之心。比如日本动画片《樱桃小丸子》,没什么复杂情节,就是爱的教育。有人批评中国动画不好是因为太多说教。优秀的动画哪能没有说教?关键是说教方式要巧妙,要有创意。

我再提小丸子,它有说教,但你却没感到它说教。冯毓崇说。

创意的别称是变化。台湾漫画家萧言中的作品《笨贼一箩筐》在内地已经连载8年多了,情节变化多端。他用改编阿拉丁神灯说明如何求变。“灯奴可能很粗心,一出来就把阿拉丁踩在脚下,问主人你在哪儿?或者是阿拉丁很粗心,把神灯当夜壶了。又或者是灯奴很会推卸责任,被叫出来后又去摩擦另一个神灯,再叫一个灯奴出来,大家推皮球。”他说。

冯毓崇认为,中国动漫产业有一个问题是急功近利、投机取巧,中国动画制作者,动则就要拍200集、500集、1000集,很多年前有个3000问,后来深圳有家公司就来了个一万集,一年里面要做1万集合,结果这个公司当然就崩盘了。

欧美、日本等发达动漫国家中,最成功的电视动画或者电影动画,除了宫崎骏这样的大导演独立创作外,大部分是来自漫画或者小说。

这种轰炸式的制作,出发点式为了降低成本,而且想用低成本、高收入、大数量来占领市场,但是作品一定是粗制滥造,可为了指标,为了产量却勉强放行。冯毓崇说。

沈乐平指出,如今一年26万分钟的动画片里,几乎很少有从某畅销儿童文学、人气很高的网络文学、漫画作品改编而来的。“这些平台其实提供了读者的评价和喜好,以及作品的受欢迎程度,有很多好故事、好创意。”

小鸡小猫小狗神话传说寓言 反应生活的东西哪里去了?

《秦时明月》就是改编自台湾作家温世仁的作品。年初,土豆网以1000多万元购得《秦时明月》第四部《万里长城》的独家网络播映权。而其第三部《诸子百家》的网络点播量已近3亿。

中国的动画曾经有过非常美好的时光,儿时的《大闹天宫》、《金刚葫芦娃》,我们的确是有过傲视世界动画影坛的中国学派。

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写了5年。“写到第四本的时候开始考虑是否可以做成漫画,最后一本的写作花了1年半,有意植入很多画面感很强的描述。”他说。结果,根据《盗墓笔记》改编出来的漫画横扫各大图书市场,而影视剧版权也已经卖给了美国派拉蒙公司。虽然南派三叔的案例难以复制,但打通动画与漫画,以及动漫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有助于创意的流动和脱颖而出,却是不争的事实。

冯毓崇对此,冯毓崇认为:中国学派之所以能够屹立于世界,因为它是根植于中华民族优秀民族文化的思想性与艺术性。

1

我们也许可以看出,中国虽然已经解决了温饱,但是思想精神依然饥渴,中华民族的复兴还需中国人和中华民族精神的昂首挺立,人的现代化,最终是体现为精神现代化。

图为动漫愤怒的小鸟

所以冯毓崇觉得,如果创作者找不到思想航行的坐标,他怎么能够萌发出思想的火花,创作的基情,然后结出创作的果实呢?

图为动漫《海绵宝宝》

时间过去了很多年了,我们也折腾了很多年了,现在对民族文化有一种虚无主义的态度,玩世不恭、恶搞穿越。冯毓崇认为,动画作品质量之所以低下,与这种精神是直接相关的。

“你能不能给我画头会上树的猪?”浙江普达海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敏有一次问一位动漫从业者。那人画不出来。郑敏说,如果这头猪长了两只奇大无比的耳朵,用来抱着树不就能爬上去了吗?“这就是创意。”日前在杭州举办的第八届中国国际动漫节上,郑敏对记者说。

冯毓崇说,他很喜欢日本的《樱桃小丸子》:它本身没有什么情节,而本身就是一个爱的教育。

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去年,我国生产了26多万分钟动画片,大概是日本的3倍;动画产业总产值大约为600亿元,但与日本一年1.67万亿元的产业规模、迪斯尼一年400亿美元的产值相去甚远。量高质低仍困扰着中国动漫产业,缺乏创意是主要软肋。

对此,杭州师范大学国际动漫学院院长王钢认为:如宫崎骏的作品,像成年老黄酒一样,你能从中读懂日本的文化,法国的电影,像好吃的DQ,他们都带着明显的现代意识,并且具有本民族的文化和人文精神。

专家建议,应该调整当前政府对动漫产业的扶持政策,把扶持方式从“普降甘霖”向培育重点、鼓励创意方向转变,打通各种文学形态,让创意流动起来,才能让我国动漫产业真正由大变强。

国产动画中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

“愤怒的小鸟”要到杭州开店,美国梦工厂来浙江挖人,日本集英社想在中国培育漫画经纪人……本届动漫节上传出的消息,加上208万人次的参会规模、146亿元的洽谈项目,无不昭示出中国动漫产业的蒸蒸日上。

不过,国家广电总局副总编辑金德龙指出,虽然从产量上看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但是,“国产动画作品中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统一的力作偏少,平庸之作还占有相当比重,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

世界上第一个少儿专业频道——美国尼克国际儿童频道中国区总经理简宁慧断言:“有很多国内的动画到了国外肯定没人敢播。很简单,动画片如果是做给小孩看的,怎么会出现‘你去死吧’这样的用语?还有一些打斗场面,太血腥。你看《海绵宝宝》的打斗就是很有趣的,不会一拳致人于死地。”

曾监制、导演欧美以及港台200多部动画片的资深动画人冯毓嵩,这些年参与评审了不少动画片。“有些给孩子看的作品中居然出现了黑老大、跳楼自杀、情人小三、勾心斗角、阴险狡诈等人物和情节,有害无益。”他说,“而有的作品如同白开水,故事也讲不通,但主题往往过得去,到年底了,我们为了完成数量要求,也就让它通过了。”

如今动漫作品所呈现出的思想贫乏、创意萎缩,让人难以想象:中国动画的美好时光早过日本、韩国、欧洲。当年,中国动画学派屹立于世界,80分钟的《铁扇公主》是世界上第二部动画长片,仅比1937年的《白雪公主》晚了4年,并开启了日本动漫产业生父——手冢治虫的职业生涯。

应扶持、鼓励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或企业

我国动画片年产量从3000多分钟,到26万分钟,用时8年。快速发展模式是2004年开启,当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动漫扶持政策,在市场启动阶段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不少专家认为扶持政策在今天失于“普降甘霖”,“本来想要结果,但野草也长出来了。”冯毓嵩说。

“数量大不是坏事,好作品是百里挑一的。”玄机科技有限公司总裁、《秦时明月》的编导沈乐平说,现在能有6000家动漫企业,正是源于政府的推动,才能让服装、日用品、玩具行业的人也投入到这个行业中。

不可否认,扶持政策确实造成不少企业主要靠政策生存,没有造血功能。据沈乐平介绍,现在做动画片最高的奖励是一分钟3000元。可有的企业一分钟只用一两百元就搞定了,然后低价卖给电视台,或者白送,甚至贴钱,只要拿到政策就赚出来了。“不分析市场需求,只把政府当客户。”他说。

业内人士认为,政府要调整现行政策,按分钟数奖励的“动画片播出奖励政策”要逐步淡化。扶持要有选择。“应该扶持、鼓励第一个做某种题材作品的、有原创价值的人或企业。有限的资金应该投入到最有原创价值、最有创意的部分。”浙江工业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常虹说。

“应该让第三方进行市场调研,根据数据了解这个企业以往作品在市场上的表现如何。再结合专家评审意见与产量,判断是否要扶持这家企业。不能只看分钟数。”沈乐平说。 2

本文由亚搏体育唯一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